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藤县520网

搜索
热搜: 今日藤县

微信名称:藤县520网

微 信 号:tx520bbs

微信QQ:10738520

520冬哥
发表于: 2017-9-1 18:24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在清简如水的日子里,总有一处明净的风景,遥遥地向我招手。于是,踩着柔软的光阴,在流火七月,着一袭素衣,撑一把阳伞,匆匆赶赴有着“画里乡村、碧水青山”的藤县埌南。

62fc51a3032853ad7bc2ff07fb2174c3.jpg
图  白石水库

6a2e48b7971fcb6c58ceb4c78bdfee37.jpg
图  作协白石水库合影
       埌南,一个婉约的田园小镇。曾在梦里与它相遇千百次,冥冥之中,仿佛早与它结下了三生的缘。只是兜兜转转,过尽千帆,如今才清晰地见着它的容颜。
       漫步在埌南的巷陌与村落之间,静静地感受着朴素的民风和淡雅的山水,一种游子归乡的柔情在心头氤氲,一种熟悉的温暖包围着本已薄凉的心。

1c774a02070f0e754b3c59cfe1801289.jpg

       这里,看不到古老的城墙,摸不到沧桑的秦砖汉瓦。只有大大小小的现代村落,散落在绿树掩映的原野;还有那远山的薄岚和空气中飘浮着的稻谷清香。
       小桥流水,屋舍俨然,漠漠水田,白鹭低飞,一幅意境悠远的丹青在人们的眼前铺展。生活在丹青里的人,守着这片土地,过着清淡如茶的日子——天真活泼的孩童追逐嬉戏。强壮有力的农夫,在田里推开新篇章。朴素的洗衣妇人,在河中洇开了涟漪。村头老树下,几位白发老妪,围坐在一起,摇着蒲扇,谈论着东家长西家短。门前石阶,苔藓苍绿,述说着这里的过往。一位老人,坐在阶上编织竹筐,薄薄的蔑片在他灵巧的双手里上下翻飞,似编织着未来。一条老狗,卧在他身后的不远处,淡然地看着从眼前走过的过客……

6ecef484f6395863db9f5a6b9af7fd59.jpg
图  蝴蝶谷
       在埌南这一片恬然的田园风光里,可以选一处临着水边的农家乐,品一杯陈年老茶,说不定还能偶遇一段爱情;也可以光着脚丫,走过白石河的那片石子滩,或者站在岸边,看翠色的水鸟掠过河面,听身边古老的水车“吱呀吱呀”地弹奏着年月久远的歌;又可以穿过田野巷陌,越过村落,抵达不染风尘的世外桃源——黎寨蝴蝶谷。
       蝴蝶谷,是埌南的颜,是埌南的魂。因谷内有成群的蝴蝶飞绕盘旋而得名。这里,青山拥翠,狭谷幽深,古树参天,藤萝绕枝,鸟语鸣涧,激流飞溅,瀑布成群。
       穿行在蝴蝶谷迂回的山径,当灵逸的山风撩起人的发稍,拂动人的衣衫,这时,飞花舞影动,蝶随花飞,一种古老的诗意扑面而来,有庄周梦蝶的逍遥,有梁祝化蝶的灵气。
       在这里,阳光是薄浅的,它试图用光芒照射那些潮湿晦暗的角落。但多情总被无情恼,山谷总保持着自己那份清幽与凉意。阳光无奈,只能透过树叶的缝隙,摇落一地斑驳,以示心碎;再者就是逗弄一下清澈的溪水,留下一汪粼粼波光。
        蜿延曲折的溪流,水声潺潺,激起碎玉飞花,泠泠之音,似古琴弹奏,时而悠扬,时而顿挫,时而深沉,时而激昂。站在溪旁的小木屋上,竟傻得痴痴地想:若架上一支横笛,与它和曲一首,谁的曲调会更悦耳呢?可是即使什么也不做,于月朗风清之夜,万籁俱静时,就坐在溪旁的小木屋里,静听这清冷的水声在幽林山谷里回荡,心境,亦会至清无尘。
        在埌南,随处可见芭蕉舒卷,竹木扶疏,屋舍幽径,溪流环绕。走进这里,就像走进一幅幅山水画里,这画里有人家,有传说。
        这里的传说,悠远绵长,被岁月浸染得古老而神秘。盘古开天辟地时留下的圣石,盘桓千古,巍立在山口上,守护着这一方水土。那陡峭的石壁上条条被风雨冲刷出来的痕迹,可就是当年盘古留下的斧印?
        流传在皇殿山上的风水传奇,故事跌宕起伏,情节引人入胜。若是当年的农户记清了日子,也许一统天下的皇帝就会诞生在这里,中国皇族的历史可能就会被改写。只可惜,当年的农户太过急功近利,皇殿山被破龙脉之日,他的皇权之梦破碎,他是否为之而捶胸顿足、悔恨不已呢?如今,故事的余温犹在,可是那一杯茶却已凉得透彻。

f3127433d023b5239834936db3347b3f.jpg
图  墨砚石
         墨与砚,自古以来,生死相守,它们就像一对相恋多年的恋人,不分你我。那年,天上文曲星钟情于凡间的某一女子,可是人与仙殊途,这样的爱情总是让人悲伤。文曲星万般无奈,唯一能做的是留给女子一个砚台,让女子能一慰相思之苦。可是文曲星走后,女子日日以泪洗脸,泪水滴在砚上,化为墨。而砚台也化为一个高约1.5米,4人合抱方拢,斧凿难毁之坚石。这就是埌南镇界垌村墨砚石的由来。

e5fe22b1d9ef6b40d1ae26894a021472.jpg
图  圣石
         倚在墨砚石旁,手指抚过石上嶙峋的沧桑,心头微颤。那石上洞穴内旱不干枯、涝不溢出的墨色之水,可是痴情的见证?疾风过处,啸声悦耳,可是文曲星和他爱人在喃呢而语呢?抬眼望,依稀中,仿佛看到两个互相依偎的身影,那可是千百年前的才子佳人在相守相依、互诉衷肠?

9c74e9a652758900cc586f0acd11b0ef.jpg
图   墨砚亭
        “亭,停也。”在墨砚石旁边,一座小巧的亭子,仿佛想留住行人的脚步,用它丰富的故事,装满行人空空的行襄。而我的行襄,被埌南的青山、绿水、村落、溪流、小桥、木屋、石头和传说,装得满满的,它们婉约成一首诗,旖旎成一个梦,飘散着淡淡的烟火味道,随着时光的流淌,质朴成一个旧梦。我将携着它,奔向下一个征程。
作者简介:

4010f3cf2ec539b10e4b401a889733d4.jpg
图  作者自画像
罗金霞,曾用笔名:雨霖铃、长歌笑苍穹。广西藤县太平人,梧州市作协会员,藤县作协会员。爱好文学,爱好写作。
跳转到指定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主题:37 | 回复:114
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